• 王氏中医痘麻科三代行医记
  • 族谱-> 作者:王南军 来源:嵊州新闻网 更新时间:2018-5-24 11:12:46 浏览量:
  • 痘疹、麻疹是两大世界性传染病。痘疹也叫天花,中医称其为痘疮,是一种恶性传染病。考古发现,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(公元前1160年)木乃伊上曾出现天花病菌。在中国,晋朝时就已有明确的痘疹病理记载。直到清初,痘疹依然被视为不治之症,其猖獗可怕一如现今的艾滋病,令人谈痘色变。麻疹是儿童最常见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之一,其传染性很强,在人口密集而未普种疫苗的地区易发生流行,2~3年一次大流行。目前尚无特效药物治疗。我国自1965年普种麻疹减毒活疫苗后,发病显著下降,但小规模流行仍时有发生。

      王氏中医痘麻科起于嵊州市甘霖镇豪岭村,擅长以中医中药手段诊治痘麻两症,创自王天英,传其子王恩华、其孙王大文已历三代。1867年始,三代人行医于嵊州、新昌两地,辐射杭州、宁波、绍兴及省外,医疗活动累计160年,救人无数,仁德广播。第三代传人王大文今已九十高龄,仍旧身体康健,尤以余热免费诊疗。本文谨为王氏中医痘麻科三代行医记略。

      第一代:王天英研学创科

      王天英(1847~1916),字阿八,王氏中医痘麻科创始人。天英公自21岁(1867)起行医,至70岁(1916),医疗活动时间约50年。

      《图山王氏宗谱》载有《天英公传》。《天英公传》系后学徐宗达于民国8年所撰,可惜未提及天英公学医经历。据第三代传人王大文口述,天英公年轻时师从甘霖镇上一位老中医研习中医全科,而以痘麻科医术最为精专。王家至今还保存着天英公学过用过的医学书籍:如《救偏琐言》,为清代顺治年间吴兴费啟泰所著,是一部专治痘科(天花)的书;又如《治疹全书》,为清代咸丰八年本市长乐镇钱旺彬雇请塾师赵月航辑集成书,是一部专治麻疹的书;以及《金镜录》、《医宗金鉴》等医学书籍,还有摘录、笔记、手稿等。天英公学成后在甘霖镇开过中药店,做坐堂中医,后回豪岭村定居教书兼做医生。

      天英公医术之妙、医德之仁,从《天英公传》记录的两则医事足可窥见。

      第一则为白骨而肉。记曰:苍岩屠氏者,凌嘉增之媳也。婴孩适凌门时,有谣传翁姑凶德者。不数年,患痘症气绝,母家人鱼贯而至,将以雪其冤而洩其忿也。适公至,观其色部,诊其六脉,曰此未死也,何不疗之?于是发岐黄之秘,行张朱之术。药石之余,魑魅遁迹,元气复而春光渐焕焉。嘉增遂以重金叩公门而谢之曰:媳之生是先生起白骨而肉之也。敢奉区区以酬万一。公曰:予岂以医为金银囮哉。夫医者所以代天地之好生而行之者也,焉用报,焉用报!嘉增出,语人云:此仁医也!

      第二则为囊金资医。记曰:公游南山,过汉溪。有居道旁者,内有哭声。问其故,而知其为痘症也。入视之,则袁三山之子生林,年五岁,生异痘危甚,不时瞑目而噤口。家尤贫,不能延医,相对泣涕,如楚囚而已。公予以方,并出囊金以为药费。后遂愈。由是,远近知公之医术高妙,又仁而轻利,凡痘麻二症,多入公手。

      天英公一生仁德,古稀之年卧于病榻,因豪岭本村病家要求,抱病强扶出诊,一药治愈两人黑痘。自己却被秽入五内,不久去世,享年七十。

      第二代:王恩华仁术济世

      王恩华(1889~1948),字湘蕖,天英公第三子,王氏中医痘麻科第二代传人。恩华公秉性聪颖,自小从父亲学医行医,术德双修。其医疗活动从1909年21岁起,至1948年约40年。

      上世纪,痘麻二症尚处疫情高发时期。每逢流行之际,四方求医者云集豪岭,人来舆往,日日如此。恩华公均热忱以待,精心施治。

      有邻村求杓湾俞金法,于三十年代20多岁时,患恶性麻疹,病情异常严重。恩华公连续十多天,每日来回步行七八里路,赶赴病家亲诊,还亲手帮助煎药灌服。治病关键时刻,恩华公处方中的13只全蝎,被药店少配了5只。俞金法虽然性命得救,却落得一脸麻皮,眼睛也坏了一只。所谓药差一钱,功减一半,由此也可见恩华公医术之高妙,下方之精准。

      1942年抗日战争时期,嵊县城关镇陷于日寇。县署移驻豪岭村。县长方志超之女恰于此时身患严重麻疹。方县长延请崇仁镇支鉴路村的支姓麻科医生诊治,一连数日没有起色。支医生悻悻别去。后经村民推荐,邀请恩华公出手诊治,服药数剂而愈。很长一个时期,此事作为美谈广为传颂。

      《图山王氏宗谱》之《恩华(湘蕖)公行述颂》记曰:公怀仁术济世,闾邻受惠,佳话频传,时人多称公与先父天英公齐名。

      第三代:王大文承脉著书

    QQ截图20180524111342.jpg

      王大文在整理他的医药书稿

      王大文(1926~),恩华公第三子,王氏中医痘麻科第三代传人。大文先生10岁即跟随父亲恩华公学医,12岁就能熟背《治痘药性摘要赋》,15岁时又拜新昌县著名中医吕成丹为师,4年后回家与父亲学习临诊。大文先生秉承家学渊源,精研中医典籍,历经实践砥砺,与时俱进地继承、充实和创新王氏中医痘麻专科。大文先生一生勤勉,年届九十高龄尤老骥伏枥每日亲诊,70年来免费义诊10万余人次,于痘麻两症从未失手,兼以文章讲座普及养生知识,一身绝技恩泽坊间邻里。

      痘麻横行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大文先生事职于家乡教育,又拨冗诊病造福乡里。1954年,嵊新两地麻疹大流行,求治者众多,大文先生一天常常要诊治一、二十人。与豪岭村一山之隔的新昌县遁山乡里丁村,是个100多户、四五百人口的小山村,已经因麻疹病死14人。大文先生在里丁村的堂房表兄杜志东急急赶来,说自家三个孩子患上麻疹,来接大文先生看病。大文先生翻山越岭赶去,巡诊全村,开了三四十个药方,后来又去复诊了一次,就没有再死人。1962年,新昌县遁山乡燕窠村(里丁村邻村)麻疹大流行,一连死去2人,弄得人心惶惶。时值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,新昌县社教工作队派驻在村里。村民向社教队反映,要求社教队把麻科医生王大文请来。经社教工作队反映,新昌县领导联系嵊县领导,动员大文先生前去诊治。当时,大文先生任职石道地村毫石乡中心小学教导主任,放晚学后步行20多里赶到燕窠村。在社教队和村干部陪同下,由两个青年扛着一盏汽灯,挨家挨户连夜巡诊,开方20余张,病重的夤夜赶赴集镇配药救治。燕窠村麻疹就此平息下来。

      王大文著《中医痘秒、皮肤病诊疗》和《中医麻疹诊疗》

     

    QQ截图20180524111331.jpg

      王大文先生兼擅中医全科,尤专于类麻疹[1]、类荨麻疹[2]、带状疱疹、心脑血管等病症。我国普种麻疹疫苗后,大规模流行得到有效遏制,但小规模流行仍有发生,类麻疹也在青少年中高发。2012年,麻疹和类麻疹肆虐校园之际,经大文先生诊治康复者达五六百人之多。由于饮食、空气不洁因素,类荨麻疹患者近年来日益增多,常有患者辗转杭州、上海各大医院治疗未果,终由大文先生妙方根治。2006年1月,德籍华人张世贤在法兰克福身患急性带状疱疹,当地医院屡医无效。大文先生通过网络传图诊视,开方邮寄中药两次共10剂,立杆见效得以康复。上医治未病,大文先生晚年致力于养生保健的研究,针对现代社会心脑血管疾病高发的趋势,自拟清脑灵胶丸方,用于防治三高颇为灵验。

      1984年,王大文从教育岗位退休后,把主要精力放在麻疹痘科家学资料的研究整理之中。10年心血,于1996年写成《中医麻疹诊疗》。又10年,于2006年写成《中医痘科皮肤病诊疗》。两书累计20多万字,均由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,填补了中医麻疹痘科学术专著的空白。浙江中医学院创始人、老院长何任[3]为两书亲笔题词:总结祖传诊治麻痘科之经验,为病人造福,为卫生事业作贡献。至此,王氏中医痘麻科终以著作集得大成,惠及后世,也足以弥补大文先生后继乏人之遗憾。

      综观,王氏中医痘麻科以技艺之精而名,以医德之仁而美,已泽民之众而功,以著书之举而传,是嵊州人民的楷模典范,是中医药界的宝贵财富。

      (本文作者:系嵊州市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。)